巴安水务(300262.CN)

业绩变脸巨亏4.7亿遭"问询" 巴安水务虽迎"金主"股价仍低迷

时间:21-05-24 07:0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投资者网》张伟 

近日,备受市场关注的民营环保龙头上海巴安水务(300262)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安水务",300262.SZ)引进国企大股东事宜有了新进展。 

巴安水务5月1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春霖与山东高创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高创")经友好协商,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及《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对交易相关条款进行了修订。

公告还提到,本次股份转让的同时,巴安水务将启动向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山东高创参与认购。相关交易完成后,山东高创通过受让张春霖的股份及认购定向增发的股票,将合计持有巴安水务30.70%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与此同时,山东高创的实际控制人潍坊市高新财政金融局也将成为巴安水务的实际控制人。

入主巴安水务后,山东高创也面临提振其业绩的压力。就在4月15日,巴安水务因2020年业绩大变脸等问题被深交所问询。之后发布的一季报显示,今年1-3月,其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3.21%和98.29%。

那么,变身为国企的巴安水务能否在山东高创的带领下扭转业绩持续亏损的局面?投资者可持续关注。

山东高创溢价谋求"控股权" 

从时间点来看,山东高创对巴安水务的整合相当迅速。自4月8日巴安水务发布公告称,拟通过股权协议转让和定向增发相结合的方式引进山东高创,到双方签署补充合作协议,前后也只有1个月多一点的时间。 

而为了表示对巴安水务的看好,山东高创还溢价入股。

4月8日公告显示,巴安水务实际控制人张春霖拟将其持有的6634万股股份(在总股本中的占比为9.91%)对价3.37亿元转让给山东高创。同时,巴安水务拟启动定向增发2.01亿股募资6.29亿元,山东高创以现金形式全额认购。

简单计算可发现,张春霖持有股权的转让价格为5.08元/股,定向增发部分的价格为3.13元/股。综合算来,山东高创入股巴安水务的成本约为3.63元/股。而截至5月19日收盘,巴安水务报收3.40元/股,山东高创暂时还是浮亏。

山东高创为何愿意溢价控股巴安水务?有分析认为,这或与潍坊缺水的现实有关。公开资料显示,潍坊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只有298立方米,远低于3000立方米的国际标准,属于超级缺水城市。这种情况下,山东、潍坊两级政府相继出台措施,以缓解水资源缺乏的局面。 

山东省政府2020年8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产业的意见》显示,将在潍坊建设两个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基地,实现水盐联产。而在潍坊"十四五"规划中,也提出了积极推动钢铁、造纸、发电等重点用水大户的中水回用政策。

另一方面,巴安水务在海水净化和中水回用领域都有较好的行业积累。据其官网介绍,巴安水务扎根工业水处理领域25年,目前旗下拥有三家水务技术装备制造工厂,五家水处理子公司 ,其技术能力和经验能满足潍坊对水资源利用的需求。

业绩大变脸被问询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溢价入股巴安水务,山东高创还进一步承诺,为避免公司及下属企业与巴安水务发生同业竞争,尽力将相关业务机会按照合理、公平条款和条件首先提供给巴安水务。 

这些措施能提振巴安水务未来的业绩吗?

4月29日,巴安水务发布的一季报显示,今年1-3月,巴安水务的营业收入为1.05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2.25亿元下降了53.21%;归母净利润更是只有32万元,较2020年同期的1891万元下降了98.29%。 

在一季报中,公司称将秉持"深耕水务事业,改善我们的环境"的理念,各板块经营业务稳步开展。此外,从行业分析入手,加强人才配置,多方配合,向市场投放高质量的环保产品、技术工艺包,有效解决客户的环保痛点,致力于将公司打造成为一家具有先进环保装备制造能力的企业。

不过,冠冕堂皇的说辞未能掩饰巴安水务暂时难以盈利的尴尬局面。在这之前,巴安水务还因2020年年报业绩大变脸而被深交所问询。 

据年报数据,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为4.29亿元,较2019年的9.59亿元下降了55.26%;同期归母净利润亏损4.70亿元,较2019年的8052万元下降了684%。

从盈利到巨亏,巴安水务业绩大变脸也引起了深交所高度关注。

5月11日,在《关于对公司<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巴安水务对2020年业绩大幅变脸做了详细解释,主要包括以下几个原因:

受债务实质性违约影响,导致调减净利润约1.88亿元;中东项目业主通知变更结算货币,调减净利润约1.12亿元;需对项目收入进行核减,导致调减净利润3000万元;Taweelah DAF及DMGF项目无法确认收入,调减净利润1900万元;对收购奥地利KWI公司形成的商誉计提2250万元;对并购项目龙源环保已确认的3000万元收益进行调减。 

利好消息暂未提振股价 

同于5月11日披露的公告中,巴安水务称,董事会通过了定增预案,定增特定对象为山东高创,发行数量约2.01亿股,拟募集资金6.29亿元,主要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在资本市场上,上述消息却并未提振巴安水务的股价。

Wind数据显示,1月30日发布2020年净利润预计45万-67万元后,巴安水务的股价创下历史最低的2.93元,随后两个月稍有反弹,最高也不过4.24元/股。而在4月8日发布山东高创或将成为公司新实际控制人的消息后,巴安水务的股价却不升反跌,并在4月底再度跌到3元左右。

0a89c8c3252c4f42b8d31305c5166aa6.jpg 

梳理数据发现,巴安水务2011年9月上市时,其发行价为18元,2015年5月达到19.41元的历史最高价后,其股价便一路下跌。截至5月19日,巴安水务报收3.40元/股,公司市值也只有22亿元。

当下,新股东即将降临,而且给钱又给资源,都不能提振公司股价,投资人的失望状态可见一斑。

《投资者网》做了一个简单统计,截至5月19日收盘,A股环保类上市公司中,市值最高的公司为顺控发展(003039.SZ),约306亿元,市值最低的天翔环境(300362.SZ)还不到7亿元。同以5月19日收盘为准,A股92家环保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约69亿元。其中,市值高于69亿元的公司共有28家,占比约30%,其余64家公司的市值都在69亿元之下。

若以30亿元市值为分界线,低于该标准的公司共有27家,占比约为30%。也就是说,A股92家环保类上市公司中,约有三成公司可能面临机构眼中"我们接待不了",即所谓的小盘股面临的尴尬。

开源证券研究员刘源认为,公司市值小,就没有被调研价值的说法并不绝对,但这类公司也有被基金、券商等机构边缘化的可能性,这种情况最终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判断。

若从这个角度来说,"金主"也暂未能实质提振巴安水务股价的情况,也属于正常。要赢得投资者认可,还是得靠好业绩说话。《投资者网》就"山东高创入主后将对公司业绩带来哪些影响"等问题致函巴安水务,但一直没有收到公司的回复。

5月13日的公告显示,深交所已就张春霖的股份转让出具确认意见书,股份转让完成后,张春霖承诺2021年至2023年的总净利润不低于1.6亿元。未完成承诺部分,张春霖需按《股份转让协议》的安排向山东高创进行补偿。对于巴安水务变身国企后的发展情况,《投资者网》将保持持续关注。(思维财经出品)